您所在的位置:Home > 新闻动态

美国人命案2700万美元的天价赔偿,离中国人还有多远?

Post:2021年03月14日    Views:339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前两天,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察跪杀案有了结果了,政府赔偿2700万美元,双方达成和解。虽然人命是无价的,但赔偿必然是有价的,可以说,弗洛伊德的命换得了2700万美元。这让我们不由的感叹,美国人的命真值钱,中国一个死亡案件赔偿金额通常在几十万,能陪一百多万的就算高的了,这还赶不上中国二线城市一套普通住房的价格。两相对比,我们真有点尴尬,中国的人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虽然各国的死亡赔偿标准跟本国的国情、历史、文化、价值观等因素有关,但一条人命赔偿金赶不上一套普通住房的价格,确实让人感觉不适。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社会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人身损害和死亡赔偿标准需要及时改革,以适应时代的发展。提高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客观上既可以遏制人身损害事件的发生,也可以更好地弥补受害人或其家属,提升人身权的价值感。


2700万美元!美国黑人跪杀案的天价赔偿透露了什么信号?

  文 │ 王仲昀

  沸沸扬扬将近一年后,伴随着一笔天价赔偿金,美国黑人遭警察跪杀案走向和解。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当地时间3月12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一致投票通过,与死者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家属达成了270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

  政府将从其中拨款50万美元,捐给案发地附近社区,以建立弗洛伊德遇害纪念地——乔治·弗洛伊德广场(George Floyd Square)。

  弗洛伊德的弟弟菲洛尼斯·弗洛伊德(Philonise Floyd)表达了对当地政府的感谢。 不过他说,“即便如此,弗洛伊德已经不在了。 他从此活在了我心里。 如果能让他回来,我宁愿把所有赔偿金都还回去。 ”

  在宣布和解的新闻发布会上,弗洛伊德的家庭律师本·克伦普(Ben Crump)谈及和解将会带来的改变。“这次和解的历史性,不仅在于2700万美元的赔偿金额,还体现在其对社会正义和警察系统的改观。经济赔偿最直接的影响是乔治·弗洛伊德和他的家庭,以及他们的未来。但政策上的改革,影响了我们所有人。”

  2700万美元,创下了当地警民和解金额纪录。不过在当下,以天价赔偿金达成和解的弗洛伊德案,究竟能够对美国社会产生多少实质性影响呢?

  天价赔偿金,透露拜登政府新信号

  2020年5月25日, 46岁的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因涉嫌使用假钞被捕时,由白人警察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单膝跪压脖颈处超过8分钟致死。该案件引发了轰动全球的“BlackLives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及席卷全美的暴力打砸抢烧。

  如今,这起案件以一笔创下纪录的赔偿金达成和解。为什么会有如此高额的赔偿金,它传达出当地政府以及美国社会怎样的信号?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刘永涛教授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指出,天价赔偿金,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一是弗洛伊德这件事本身,影响过于恶劣。美国每年警察暴力执法的事情不少,但这件事最终在国际上都引起轰动。因为当时弗洛伊德被跪杀的视频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画面残忍又惨烈。二是当时美国已经深受疫情困扰,各种新旧矛盾加剧了这件事情的社会效应。”

  此外,刘永涛也提到,赔偿金额也体现出政府的态度。“这次和解,并非法院判决,而是当地政府与家属的私下和解,这是一次政府行为。明尼苏达州向来是民主党的重要阵地。如今拜登政府明显在种族问题的处理上,与特朗普存在差异。这次的赔偿,或许也是一种信号。”

  刘永涛表示,除了金额,和解的时间也值得关注。 弗洛伊德案发生后大半年,都没 出现实质性进展。 而在拜登上台后没多久,政府就与家属和解。

  时间与金额,共同反映出当下民主党想要团结全美少数族裔的信号。此外,对于政府而言,这也是一个对警察系统进行改革的契机。“在美国,种族主义是结构性的问题,过去常常镶嵌在很多执法机构中。 弗洛伊德案的和解,对他们的改革也提供了动力。 ”刘永涛说。

  美国种族主义问题,不能只依靠一次和解

  事实上,无论是当地政府官员,还是弗洛伊德家属,在和解后都反复强调未来对于警察系统和社会的改革。

  市长雅各布·弗雷在社交媒体写道:“过去的一年极大地改变了我们城市的发展轨迹,今天标志着为明尼阿波利斯塑造一个更加公正的未来的又一个里程碑。”

  这一年来,当地政府确实针对警察系统做出了很多改变。比如就在弗洛伊德遇害几天后,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投票禁止了警察的“掐喉”行为。此后,当地政府又决定缩减警队预算,要求修改警察使用武力的条件。

  然而放眼整个美国社会,弗洛伊德案以一笔天价赔偿和解,对少数族裔争取平权又能起到多少实质性的改变?

  刘永涛对此表示,和解传达出政府与家属的积极信号,但它毕竟只是个案。想要就此解决美国存在几百年的种族问题,未免把问题想得太简单。

  “一方面,虽然现在少数族裔群体不断壮大,但美国的白人依旧掌握了大部分核心财富与权力;另一方面,少数族裔之间也是有矛盾的,比如非裔与亚裔,也不是一帆风顺。这二者共同决定了种族问题,不能也不会只依靠一次和解就根除。”

  弗洛伊德去世后,拜登曾单膝下跪道歉

  在今天,一些美国社会的最新现象也对此有所体现。 上个月,《纽约时报》曾发表题为《纽约的疫苗计划是如何漏掉黑人和拉美裔居民的》的社论。 文章称,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纽约市黑人和拉美裔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已是白人的两倍。 然而,黑人和拉美裔目前疫苗接种率在当地又是最低的。

  该文章指出,二者之间的强烈反差,主要是因为疫苗预约主要通过网络系统,而那些富人有更多时间、资源和技术知识获得接种机会。

  疫苗虽小,却反映出大问题。因此,无论是2700万美元的赔偿金,还是“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其对抗的都是一个历史性的、存在巨大财富与技术知识鸿沟的美国社会顽疾。

  哪怕弗洛伊德家属得到天价赔偿,其对于美国少数族裔产生的根本变革,仍是一个问号。

  资料来源:CNN: Minneapolis will pay George Floyd's estate $27 million after city council votes to settle lawsuit with family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50EV73A0550A0OW.html?clickfrom=w_yw


关注微公号【我de律师】

注册每天领红包

点击联系我们


Last item:明星同居引发的财产纠纷,是借款还是其他法律关系 Next item:​公开征集嫌疑人犯罪线索涉嫌有罪推定,收集的证据是否合法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