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ome > 研究评论

恒大困局: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Post:2023年08月18日    Views:1445    复制链接   
分享到:

观点网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恒大集团当地时间8月17日在美国根据破产法第15章向曼哈顿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据悉,恒大的申请文件中提到香港和开曼群岛正在进行的重组程序,该公司几个月来一直在努力敲定离岸债务重组计划。法院记录还显示,恒大旗下子公司天基控股、景程公司也同一时间根据第15章申请了破产保护。

此前8月16日晚间,中国恒大公布延期并重新召开债权人协议安排会议,同时延期并重新召开景程协议安排会议及天基协议安排会议。

就在债务重组结果尚待敲定时,关于许家印离婚、恒大离职高管仍领高薪等传闻纷至沓来。如今面对大洋之外传来的破产保护消息,市场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跨境破产保护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厘清,破产和破产保护在法律上是有所联系但并不相同的两个概念。

破产,是指债务人因不能偿债或者资不抵债时,由债权人或债务人诉请法院宣告破产并依破产程序偿还债务的一种法律制度。

而破产保护,指不管债务人是否有偿付能力,当债务人自愿向法院提出或债权人强制向法院提出破产重组申请后,债务人要提出一个破产重组方案,就债务偿还的期限、方式以及可能减损某些债权人和股东的利益作出安排,在破产保护期间,债权人不得强制要求还债。

从概念上可以看出,二者主要区别在于是否能够继续运营,宣告破产的公司全部业务必须立即完全停止,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而申请破产保护的公司可以继续运营自身业务,以争取重组或盈利以避免破产。

美国《破产法》第15章是2005年《防止破产滥用及消费者保护法》在破产法中新增的一章。这是美国国内对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于1997年颁布的《跨国界破产示范法》的采用。由于第15章源自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美国的解释必须与其他国家的国内法解释相协调,以促进跨国界破产案件的统一和法律制度的协调。

也就是说,恒大所援引的这一法条是让企业在其他地区进行重组安排时,美国资产也能得到保护。不难猜测,恒大是想利用美国法律留一块“自留地”,使其在美资产不受即将面临的债务重组影响。

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与逆全球化此起彼伏,跨境企业兴衰更迭,不少公司被迫进入破产清算或债务重组程序,如何调查与处理破产债务人的境外财产是其中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

学界目前对域外破产程序效力的观点分为三种:普及破产主义、属地破产主义、折中主义。

普及破产主义是指债务人破产后,该债务人的全部财产,无论境内境外皆要受到法律约束,各国机关亦应积极提供程序协助,但现实中跨境执行可操作性不高,且强制推行或将导致各国为保障本国债权人利益而积极对债务人进行破产宣告。

属地破产主义则认为破产程序只应对本国境内的财产发生法律效力,完全否认跨境破产在境外的程序效力,虽然与当下甚嚣尘上的单边主义颇为契合,但只要频繁的国际贸易需求客观存在,此种主义便难以适应。

最后则是中国人历来推崇的折中主义,通过设立主要程序与非主要程序,对各国的破产程序进行了主次划分。一方面为国际合作提供了执行顺序,另一方面也保障了各国的自由裁量权。

不论采取何种主义,若中国恒大的破产保护申请获得受理,债权人能否于中国提起诉讼或仲裁以声索恒大在美资产都会面临一系列程序问题。

有法律界专业人士向观点新媒体表示,如中国法院或仲裁机构具备管辖权,一般而言债权人可在国内提起诉讼或仲裁,但存在美国法院先裁定的情况下,即使中国法院或仲裁机构出具了涉及处分恒大在美财产的法律文书,也很难得到美国法院配合执行。

目前,许家印个人及恒大集团海外资产具体数字众说纷纭。“好消息”和“坏消息”的区别归根结底仍是取决于立场,也取决于重组的最终结果。

除了恒大以外,早在2021年2月5日,深陷前员工涉嫌财务造假、股价崩盘等困境的瑞幸咖啡也在美国纽约申请破产保护,瑞幸咖啡当天在官方微博发文强调,该决定是一个“好消息”,让公司“重生之路又进一步”,也是开曼程序下的常见做法。

两年后回看,瑞幸似乎已走出这条重生之路,中国恒大站在路口,前程未卜。

是非风波

恒大申请文件中也提到几个月以来在中国香港和开曼群岛正在进行的离岸债务重组计划。

最近几天,围绕着恒大系债务重组的一系列风波未曾平息。

前天8月16日,恒大地产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同样是8月16日,市场上传出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离婚的消息。相关主要源于中国恒大于8月14日晚间公布的一系列公告,除去披露恒大汽车获得外部投资之外,在公告中,对于许家印妻子丁玉梅的表述为“独立于本公司及其关联人士的第三方”,并未如此前(包括中国恒大发布的2021年中期报告等文件中)被列为许家印的配偶。

据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婚姻状况仅需在IPO时的招股说明书中进行披露,后续除非发生实际控制人变化,否则可不再进行披露。恒大方面对媒体回应称“不清楚,没有消息”,市场的疑虑此刻难以消除。

除了夫妻家务事,许家印昔日的得力干将也引发热议。

依然是8月16日,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发布2021年、2022年ESG(环境、社会及管治)等报告,对中国恒大高管薪酬进行了披露。

截至去年12月31日,恒大集团董事及最高行政人员酬金总计近8000万元,其中,许家印薪酬为12.6万元,已经离职的恒大前总裁夏海钧在2022年领取了2123.1万元。

因涉及恒大物业134亿元存款质押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事项,夏海钧已在去年7月被要求辞任相关职务,因此,在恒大爆雷后,夏海钧等高管仍领取丰厚年薪备受争议。

8月17日,恒大对此回应称存在误读。按照香港财务会计规则,即便期权无法兑现,也需要按照期权发放时的评估价值分摊计入薪金,因此显得年薪很高,实际上这并非高管的真实收入。

以夏海钧的2123万元薪资为例,实际包括薪资0.7万元、董事袍金13.4万元和期权收入2108万元,而2108万元期权收入是无法兑现的。

资本市场关注许家婚姻状况、恒大前高管薪酬,归根结底是债权人担忧恒大的资金去向与重组进程。

7月28日,中国恒大发布了《恒大地产涉及重大诉讼及未能清偿到期债务事项的更新公告》,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其主要附属公司恒大地产涉及的重大诉讼案件数量共计1875件,标的金额总额累计约4294.07亿元。同时,恒大地产涉及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累计约2874.68亿元,以及逾期商票累计约2446.63亿元。

今年以来,恒大系的三个停牌股票中,恒大物业、恒大汽车都已复牌,但最为核心的主体中国恒大却未有进展。

7月31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将清盘呈请聆讯延后至2023年10月30日,这是自2022年3月21日,中国恒大停牌以来的第五次延期。

港交所公司停牌后的复牌期限一般为18个月,目前距离中国恒大的复牌最后期限9月21日,已不到40天。

关注微公号【我de律师】

注册每天领红包

点击联系我们


 

Last item:金融机构仅以存款人为收取较高利息进行存款,主张存款人对储蓄存款损失具有过错的,法院支持吗 Next item:法律和司法机关应鼓励合法合理的自力救济,“互殴”不应驱逐“正当防卫”